昨天晚上将近12点才睡,早上7点20硬生生被我外婆喊起了床去做米饺,内心之中还是很不情愿的。搞不懂为什么清明节要做这个东西,不过外婆说她腰疼没有力气和粉,只能睡眼惺忪地去帮忙咯。其实我对这些东西还是有点感兴趣的,只是没办法接受大清早就去做这些东西。
和粉完我大哥就来了喊我去姑妈家去。这可解决了我当时的手上活,有点点小小感激我哥。不过因为疫情的缘故,绕过那个关卡花了很多时间。因为没有吃早饭肚子早已咕噜噜的饿的不行,而与我同行的我哥我爷爷他们都吃了早饭,唉他们无法理会我的感受。不过好在我姑妈家的米饺早已做好,到了他们家她马上就给我去热了他们家的米饺。太饿的缘故我一口气吃了四个,大哥笑我吃那么多,当时我在心里是咒骂他的。接下来便很正常一样和大家在那里扯扯家常,当然也会讨论到我哥相亲的对象怎么样,我在大学里面有没有谈恋爱。我就笑着说:“我等着我外婆给我介绍对象”,结果哄堂一笑。
节日里当然少不了亲戚的来电,姑妈的小儿子给她打微信视频,她很高兴的和她的媳妇儿及孙女视频。当她介绍到我们的到来,让我在镜头面前露头我是不好意思的。因为我根本就不熟悉她的媳妇也没有看过她那个叫“甜甜”的孙女,打小我就是在外婆家长大的,我对我爸这边的姊妹们的接触还没有我妈妈这边的多。在镜头面前我感觉我是在和陌生人讲话说着:“哎呀,这个甜甜怎么那么可爱呀,和表哥一个样子”。
讲了两句话之后,我便结束了尴尬的视频电话。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在我爸爸这边的亲戚陪伴或者是了解过少。我能够对我外婆家门口的任何一个人都喊得出来名字,但是我在我家门口的那些人是真的喊不出来名字只知道他们我见过。
对我姑妈的印象也不是很深刻,我记得我就小时候大概10岁的时候去他们家呆了一个星期。那是一个暑假,我外婆以辅导作业为由把我送到了她家,让她的小儿子来辅导我做作业,其实我是拒绝的哈哈哈只能说外婆对我的学习比较上心。在他们家我呆的不是很习惯,那个时候小觉得他们家的环境没有我家好,房间少。当时他们家两个儿子,都在读大学,所以生活方面比较拘谨。印象最深刻的是因为是夏天,蚊子比较多。当时我和那个小表哥一块睡的,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的蚊帐里面钻了蚊子进去了,我说怎么不点蚊香,这样就没蚊子了。我表哥说:“等蚊子吸血吸饱了,飞不动了,这样就不会有蚊子来咬了”。虽然在他们家呆着不是很舒服,但是他们家还是很热情的把他们家最好的菜弄最多的花样给吃。所以在那之后给我的印象就是姑妈一家人都很好也很热情。
不过可能是因为我姑妈在农村做的太苦吧,她被检查出来了尿毒症,这种病是没有办法治好的除非换肾。不过也可以靠透析维持生命,也就是人的泌尿系统作废,人体内的所有毒素原尿都是靠从插进肚皮里面的一根皮管来排出。一天做三次,然后一个星期去两次医院,进行血透,就是把针管插到血管里面,然后把血全部放出来到机器里面,把里面的毒素之类的排除再放进血管里面。我看见她的手臂脉搏那个地方已经全是伤疤,因为插针头插的太多的缘故。虽然是那个样子她还是总是笑呵呵的,不过因为这个可以续命,她还帮大儿子带孙子。现在她也不用为钱来操心了,两个儿子早已出来工作挣钱,也算作在家享福吧。
所以我觉得一个孩子在哪里长大的他只会对他长大的环境熟悉。对于没有接触过的亲人,就算血缘关系再密切,也不会感觉到亲切。

最后修改:2020 年 05 月 04 日 08 : 31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